当前位置:首页 > 上海新闻晨报电子版热点 > 正文

卡利代理:宿醉小伙当街遭性侵,强奸罪该男女一致

文丨令狐卿

6月18日,南京的王先生接到警方转达,一个月前趁他宿醉陌头乘隙性侵他的嫌疑人抓到了。那时的性损害造成王先生出血,还自行去医院作了HIV病毒检测。对于本案的希望,他示意“很恶心,执法要重办他”。围绕这一社会新闻,人们普及了强奸的执法划定,也重新看待强奸文化中“男女平等”的觉悟。

王先生遭遇性损害的场景,与许多女性受害者一样,他于醉酒状态下在破晓的陌头被“捡尸”,犯罪嫌疑人将其带到河畔平静处实行侵略。但状师示意,根据我国现有执法划定,这一犯罪行为很难以强奸罪论处,由于强奸罪只有发生在异性之间(或强奸行为的协助人),本案中犯罪嫌疑人极可能将逃走强奸罪的责罚。

通过这桩看似反常的性侵案件,人们普及了强奸罪的组成要件。固然,由此也会带来新的疑惑:在社会看法上,早已将男男性侵接受为一种强奸行为,与之相比,执法划定没有跟上。纵然在最新一次的《刑法》修正中,也没有采取。这显示出立法看法在明白“强奸”这一犯罪类型时,颇有守旧色彩。

受害者知道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后,说“很恶心”,这种感受是被强奸者普遍的心理、生理反应。只管无法套用强奸罪来追究侵犯者的刑责,但根据几年前刑法修正案的修正效果,强制猥亵罪取消了性别限制,犯罪工具从猥亵妇女改成了猥亵他人——这里的“他人”固然包罗妇女和男性。

克日一审宣判的王振华猥亵女童案,只管效果与舆论期待有很大落差,但也向人们普及了猥亵罪与强奸罪的区别,也引发民众对猥亵罪中从重条款的划定。损害王先生的嫌疑人妥妥组成猥亵罪,最高刑期为五年。若是认定河畔是“公开场合”,还会从重论处以五年到十年徒刑。

固然,这些纯属执法常识的一样平常推理,在现实审讯中,是不是组成强奸罪,猥亵罪量刑是否叫醒从重条款,都要看详细个案,也会参照主观有意、社会危害、认罪态度等因素。社会对南京这桩性侵案倍感兴趣,是由于它激活了男性受害者在性损害犯罪中的境遇,而这一点经常被有意无意地忽略。

假设一下,若是本案受害人是女性,一定会有不一样的议论。好比,咬牙切齿女受害人破晓出现在大街上,或者指责女性在这个时间醉酒;抑或,会莫名其妙地怪罪受害女性是不是穿的太少,不明白珍爱自己,等等。概言之,会在性侵案中指责女性不是一个完善的受害人,是罪有应得。

在微博上相关新闻的谈论区,有许多跟帖以反讽的方式提到了上述私见,冷笑那种一旦女性成为性侵受害者、需要陷入自证清白的恶劣田地。这些社会私见加重了强奸犯罪对女性受害者的社会压力和道德叱责。南京王先生的遭遇,让人们提出“男生在外面也要珍爱好自己”的说法,玩笑话中展现着真问题。

热点网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sunbetshanghai.cn

博客主人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

随机文章